办学路上的北京拐弯

发布时间:2017-04-27作者:新闻网来源:《漫游中国大学-长安大学》字体: 设置

长安大学在古城西安这片厚重的黄土地上滋育发展,今天已是如鱼得水,很有些自在的感觉。许多学生在这校园里生活了几年,毕业时就对西安城依依不舍。于是在老师和学生的谈话中,也常常多了这样的话语:留在哪,并不重要,事业做在哪,才是重要的。就说咱学校的历史吧,初创时还在三朝古都北京驻扎过两年呢。

  

1953年,西校、地校和建校三所中专学校正在西安城南大兴土木,中央高层关于创建一所培养公路交通专业人才的高等学校的构思也在北京开始酝酿。为在北京建设一所直属交通部的公路学院,在正式行文上报国务院的同时,新中国交通部首任部长章伯钧也曾多次致信周恩来总理、陈毅副总理、李富春副总理、习仲勋秘书长等国务院领导,表达交通部在北京创立公路学院的意愿。

  

对建公路学院的公文批复速度,也充分体现了中央高层领导对未来的这所与国家建设人才培养紧密相关的高校的关注程度。1956223日,交通部部长章伯钧向围务院正式递交成立公路学院的报告,第二天陈毅副总理即签阅同意,228日和32日,国务院分别召开两次办公室会议讨论此事,195635日,国务院最终同意正式创市新中国的第一所以培养公路交通高级专门人才为主的高等学校——公路学院。

  

此前的28日,交通部公路总局已成立了公路学院筹备委员会。筹委会主任曹承宗,副主任刘良湛和钱维人,都是既有丰富革命斗争经验,又有公路交通建设专业知识的良将贤才。

  

比如曹承宗,早年在河北一带从事党的地下工作,著名红色小说《红旗谱》里的主角“朱老忠”的原型宋洛曙,便是由曹承宗介绍入党的。

  

筹备成立的公路学院最初选址在河北省保定市,国务院批准冠名为保定公路学院。学校在保定市西北部离京汉铁路不远的地方征了600亩地,制定了学校建设规划,通了水电,建起了校园围墙。后来出于河北省省会要从保定迁移到石家庄等原因,交通部决定放弃保定校址,在今天的北京朝阳区管庄村征得土地900亩,重新进行了校园建设规划,校名也更改为北京公路学院。

  

北京公路学院19567月开始建设,计划1957年秋季第一枇新生进校,教育部还将中南土木工程学院100多名路桥专业高年级学生也同时划拨转入北京公路学院。新创伊始的北京公路学院绘制了学校的发展蓝图:本科学制五年,总规模6000人,包括本科生、研究生和留学生;发展初期计划设置“汽车公路与城市道路”、“桥梁与隧道”、“汽车运用与修理”、“筑路机械的使用与修理”四个专业;组建了一支210人的教职工队伍,用一年时间建造起了教学大楼、图书馆、学生宿舍、食堂、教职工宿舍等大楼,约9540平方米。

  

1957年,国家的政治形势出现了突变。教育部根据国家“二五”建设的总体规划,对新建的高等学校的未来发展进行了新的统筹安排。其中北京公路学院要不要继续办,就成为一个反复争论的问题。教育部决定北京公路学院不再单独设校,交通部则力争保留。最后经过权衡,撤销北京公路学院建制,校址另做他用,出去进修的教师就地留任所在高校,管理干部和一些骨干教师,转到西安公路机械学校,在西安公路机械学校的基础上,建设西安公路学院。

  

值得一提的是,在北京公路学院撤销的同时创办西安公路学院,与钱维人的努力分不开。钱维人曾在西安公路学校工作过,后到交通部任职。他力陈当时已由西安公路学校更名为西安汽车机械学校的这所中专师资力量较强,毕业生动手能力强,有培养专科生的基础和经验,适合于在此基础上办本科高校。他的建议影响了交通部,交通部又征得陕西省的同意,最终确定在西安建立公路学院。

  

19583月,国务院批准西安公路学院的建设方案。19586月,交通部任命程飞白、雷荣为正副主任负责西安公路学院的筹建。程飞白率领北京公路学院保留下来的主要骨十(如李斌、姚伯泉、郭可察、杨坤元、钟仁声、王世杰等多人),带着已经完成的筹备和教学成果以及全部档案,由北京移师西安汽车机械学校安营扎寨,开始了紧锣密鼓的筹备工作。

  

北京公路学院的建设发展,好比一支庞大的乐团,只演奏了一支序曲,就停止了交响。但这支序曲虽短,也堪为经典。后来西安公路学院的建设发展,在整体思路上,仍然能看到北京公路学院两年办学的影子。

  

由于北京公路学院时期已经有了相当完整的建设方案和两年宝贵实践经验,西安公路学院的筹备自然是轻车熟路。交通部为西安公路学院的建设给予了强有力的支持,迅速从部机关、部属科研院所及工程单位、大专院校调集210名专业技术人员和管理干部云集西安,再加上西安汽车机械学校的原有教学管理力量,学校教职工规模达到了722人,有力地保证了新招收“汽车运用与修理”、“公路与城市道路”两个专业176名本科新生按时开学。195891日,这是长安大学发展史中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在这一天,长安大学的前身之——西安公路学院以本科高校的身份闪亮登场。

  

19598月,交通部孙大光部长视察西安公路学院。根据孙部长的指示,学院制定了总体发展规划:设立五个系四个部33个专业,规模为在校生13550人,其中本科生7210名,研究生和留学生300名,夜大函大生3680名,中专生2360名。这个蓝图比北京公路学院前两年绘制得还要壮美。

  

60年长河婉转,北京公路学院的筹建,似乎是一个小小的拐弯。但这个小小拐弯的意义却不可忽视。北京公路学院的创建和办学实践,为后来的西安公路学院培养了四任院长,他们分别是程飞白(北京公路学院最后的筹委余主任,西安公路学院院长、党委书记,1958-1970)、刘良湛(北京公路学院筹委会副主任、西安公路学院副院长,代院长、顾问,1958-1999)、杨笑萍(北京公路学院筹委会第二任主任,西安公路学院革委会副主任、顾问,1970-1980)、李斌(北京公路学院骨干教师,参与制定专业计划,西安公路学院副院长、院长,1978-1988)。北京公路学院的筹建为西安公路学院的成立提供了良好机遇和条件,使得西安公路学院提前建立。没有这极其宝贵的二年,后来的西安公路交通大学就不可能第一批进入“211工程”院校的行列。曾经有人在这个意义上演绎说,北京公路学院是长安大学历史上的“黄埔军校”,似乎也不为过。话题又回到开头,北京公路学院虽然没有发展起来,西安公路学院却风景这边独好。历史的解释实实在在地告诉我们:在哪,不重要;做啥,是重要的。

网络编辑:王珏

       责任编辑:郗波